相关文章

南京枪案嫌犯1分钟完成伪装 迅速换掉洋河酒手提袋

1月6日9:48:27的监控视频显示,正对视频的嫌犯戴着帽子跑进东门街小区,手提洋河蓝色经典的纸袋。由于刻意低着头,监控画面看不清其脸部。

1月6日9:49:50的监控视频显示,嫌犯快速、低头逃跑,洋河蓝色经典的纸袋已经换成了一个深色的貌似布质的手提袋。

1月8日,南京火车站,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加强警戒。 IC 图

首次公布持枪劫案嫌犯作案后逃跑视频

嫌犯刻意遮挡脸部 迅速换掉洋河酒手提袋

在作案后逃跑过程中的短短1分钟时间内,监控视频中的嫌犯完成了“乔装打扮”——前一幅画面中,他手提的是一个洋河蓝色经典的纸质袋子——这是警方通缉令提及的显著特征;而在后一幅画面中,洋河酒手提袋已经换成了一个深色的貌似布质的手提袋。

早报记者李克诚

在案发当天向媒体及市民公布了“1.6持枪抢劫案”犯罪嫌疑人的面部照片之后,昨天,南京警方又通过官方微博及南京电视台向外界首度披露了嫌犯作案后逃跑的视频画面。这段仅14秒钟的监控画面,再次从侧面验证了嫌犯具有极其高超的反侦查技能。

1分钟内嫌犯“”

昨天下午5点11分,南京警方在其新浪认证微博(@平安南京)上再度更新了一则有关“1.6持枪抢劫案”的警方资讯,并首度向外界公布了案发后嫌犯逃跑时的图像。南京市公安局提醒,“网民如发现可疑情况,请立即拨打025110举报。”

当日中午,南京市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也在其午间新闻节目中,播放了这条由警方授权发布的视频画面。早报记者查看该视频发现,警方公布的视频片段是1月6日上午9点多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后逃跑时的画面。该画面是案发现场附近的东门街小区的两个监控摄像头从不同角度拍摄的,记录了嫌犯从北门进入,并且由东向西逃脱的经过。

整组已被剪辑过的画面时长仅14秒,但却完整再现了嫌犯在案发当日9点48分25秒至9点49分58秒逃跑时的关键场景:前一组镜头是嫌犯作案后,头戴帽子,跑着进入东门街小区,他的头刻意低着,因此现有的监控画面根本看不清楚其脸部;后一组镜头是,嫌犯快速、低头逃跑,在即将消失在监控摄像头视野时,他还往后扭头看好像在查看后面是否有人。

最令人惊叹的是,在这前后短短的1分钟时间内,犯罪嫌疑人已完成了“乔装打扮”——前一幅画面中,他手提的是一个洋河蓝色经典的纸质袋子,里面放的应当就是刚刚抢劫到手的20万元;而在后一幅画面中,他已经把洋河酒手提袋扔掉了,换成了一个深色的貌似布质的手提袋。如果不是监控摄像头的如实记录,外人很难想象,在那个慌乱的、短暂的1分钟内,一个逃犯竟能完成如此重大的外形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改变,可能并非嫌疑犯的随意为之,而应当是其事先认真准备、策划好的。因为,在案发现场,目击者曾向警方描述该犯罪嫌疑人手里拿着的是一个蓝色洋河经典手提袋,后来,南京警方在各种悬赏公告及通缉令材料中也重点提醒市民注意这一显著特征。但是,狡猾的嫌疑犯可能早已料到了这一点,于是,在得手并逃跑了一段距离后,迅速将原来的显著特征“修改”掉。目前,仍无法推测,“洋河酒手提袋”是不是嫌疑犯故意“虚晃一枪”的伎俩。

据悉,这两段视频获取不易,为尽快锁定劫匪的活动轨迹,南京500多位民警24小时工作,对上万个视频图像进行了逐一甄别,最终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但嫌疑人反侦查能力很强,整个视频中,嫌疑人都没有正面出现。

“冷面杀手”的“易容术”

如果再将时间范围放宽的话,可以发现,这个在近年内作案多起、屡屡得手的“神秘杀手”,其实一直在和警方玩着“易容术”的游戏。

据媒体报道,自2004年4月22日至2009年12月4日,嫌疑犯在重庆、长沙曾犯案4起、杀5人。这4起持枪抢劫杀人案中,他都是戴着墨镜,而其发型也均是平头。因此,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这个外界不知其姓名的神秘男子,均被称为“平头男”或者“墨镜男”。

2009年12月11日《新京报》在调查报道《寻踪神秘杀手“墨镜男”》中,描述了这个冷面杀手的诡异与神秘:“他无名无姓,如同幽灵。身高和年龄只是约数,唯一清晰的是他的杀人簿——5年,枪杀5人。每次抢劫杀人都戴墨镜。凶手不避闹市,也不会多言。如果他的枪对准了谁,必致之死地。从死人手中拿钱,是他的习惯。随后从容离去。”

然而,当“平头男”、“墨镜男”成为他最显著的身份标识后,该嫌犯则改变了自己作案的“套路”——本月6日在南京枪杀取款人时,该男子并没有戴墨镜,而其发型也不再是以前的“平头”。

但不变的,仍是其嚣张的作案方式,及对警方的公然挑衅:选择在白天作案,不避闹市,从不在周六、周日等公休时间行凶,抢劫时均在银行不远处,但银行的监控摄像头却很难捕捉到他近距离的正面身影,他往往对准被害人头部只击一枪,却弹无虚发、一枪毙命。

南京城内外“天下围攻”

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南京警方也在悄然加大侦查力度。昨天,早报记者在南京街头看到,南京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悬赏公告”,上面印有嫌疑犯的照片。

南京的每一辆公交车,每一个公交站台,每一个住宅小区,每一家商铺的入口处,最醒目的位置都张贴着“悬赏公告”。在稍偏远一些的浦口区和江宁区,也是如此。即便是很少人经过的路段,也几乎每隔三四十米就能见到这种“悬赏公告”。

近年来,南京发生了几起类似的抢劫银行取款人案件,但此前的案件均在短时间内迅速告破。出动所有警员加班加点、不眠不休,且如此大力度地发动“群众战争”参与“围剿”嫌犯的,在南京,尚属第一次。

据了解,早在2003年,南京市就出台了《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管理规定》,推进全市社会治安监控系统(通俗地说就是安装监控摄像设备)的应用,街镇、治安卡口、重点单位、公共复杂场所、居民小区都被列为技防建设重点。据媒体报道,在南京街头,至少分布着10万余个监控探头。这些探头与一些企事业单位内部、小区内部的探头一起,构成了一个遍布全城的“天眼”网络。此外,南京近3000辆出租车也已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和录音设备,能随时收录乘客的对话与图像。而这么强大的“天罗地网”监控设备是否已经捕捉到了“1.6持枪抢劫案”犯罪嫌疑人的有效“行踪”信息,目前还不得而知。

据早报记者了解,江苏省公安机关不仅在本省内加强了对上述持枪抢劫案嫌犯的搜寻和缉拿工作,而且也已向周边省份(如浙江省公安厅)发出了协查通报。这也表明,江苏警方已经在做着应对更复杂局面和更多可能的准备。

(早报记者张刘涛对本文亦有贡献)